衛生

養老護理員新標準釋放積極信號

    發布時間:2019-11-14    文章來源: 人民網    

將從業人員受教育程度由“初中畢業”調整為“無學歷要求”;將五級/初級工申報條件由“在本職業連續見習工作2年以上”調整為“累計從事本職業或相關職業工作1年(含)以上”,等等。近日,《養老護理員國家職業技能標準(2019年版)》頒布實施,其中對養老護理員入職條件的放寬引發社會熱議。

放寬入職條件是否意味著對養老護理員要求降低了?這一調整背后有怎樣的現實需要?未來養老護理工作將如何發展?圍繞這些問題,本報記者采訪了部分有代表性的養老護理員、養老院、養老護理專業教育和培訓學校。

標準

新標準對護理員在崗要求更高更全面

25歲的艾今是一名養老護理員,從北京勞動保障職業學院畢業后,他進入北京雙井恭和苑工作,算上見習的1年,已經從業4年多了。雖然是“科班”專業出身,但這1000多個護理的日日夜夜,讓他親身體會到這份工作對專業性日益強烈的呼喚。

“感受太明顯了,現在有照護需求的老人更多,需求更加多樣化,而且老人和家屬對于護理的要求也更高更專業了。”艾今舉例說,一些失能老人會有康復性需求,護理員不僅要掌握科學方法,協助身體康復,更要做好心理疏導,幫老人保持心情愉悅;還有一些失智老人也需要特殊照護;如何跟家屬做好溝通也是至關重要……

隨著工作接觸的各類狀況越來越多,艾今在工作中邊做邊學,也感到原來國家職業技能標準對一些實際問題的確涵蓋不夠。

近日,《養老護理員國家職業技能標準(2019年版)》(以下簡稱《標準》)正式頒布實施。許多養老護理從業者首先關注的,是《標準》增加了對養老護理員的技能要求。例如,順應居家和社區養老需要,在各職業等級中新增養老護理員在居家、社區養老服務中應具備的技能要求;強化消防知識在養老安全中的重要作用;關注失智老年人照護需求;新增“能力評估”和“質量管理”等兩項職業技能。

“新標準對護理員在崗的要求更高更全面了。”北京市養老服務職業技能培訓學校校長石靜說。從2001年設立至今,這所學校在養老護理培訓方面已經走過了18年。“從早年間培訓讓護理員可以上手工作,到后來慢慢發展到涵蓋心理知識、增強自我?;?,再到現在課程體系不斷豐富,養老護理員所需的基本技能技巧在不斷升級。”石靜說。

技能技巧要求在“升”,入職學歷門檻在“降”,這是《標準》調整的兩個重點。

隨著對養老護理員能力要求更高,新標準不再“卡”學歷了。這一改變也迎來了來自實踐中的“掌聲”。記者從許多機構的反饋中了解到,當前養老護理員仍以40歲以上的女性為主體,他們學歷普遍不高,原來初中學歷的門檻并不利于更多人進入養老產業,放開學歷要求是順應實際特征。

在樂成養老首席運營官王菲看來,今年《標準》的突出含義便是“擴量”:一是增強養老服務護理人才的培育力度;二是降低養老服務人員的選拔標準,從而激勵更多人加入養老服務護理人才隊伍當中。

民政部養老服務司負責同志也介紹,本次《標準》修訂的主要內容,一方面是擴大養老護理員隊伍;另一方面是提升養老護理員素質。

現實

養老護理需要專業技能

這樣的調整背后,養老產業究竟面臨怎樣的現實情況?

先來看一組數字。人社部職業能力建設司負責同志介紹,當前,中國2.49億老年人和4000萬失能半失能老年人及其家庭照護需求日漸龐大,而現有養老護理從業人員僅30萬人,遠不能滿足養老服務需求。

再以北京市有關部門披露的數據來看,目前北京市養老機構床位數已增加到12.6萬張,而養老護理員數量卻僅有7000多人。

在運營中,養老機構更是面臨著人才短缺帶來的壓力。王菲介紹,以樂成養老機構來說,入住老人絕大多數是失能、半失能和失智老人,年齡在70歲以上的超出80%。在這里,平均一名養老護理員要照顧三到四位老人,還要輪流值夜班,工作量很大。目前養老護理人員年齡在40歲—50歲的居多,面對高強度的工作,他們的身體健康狀況決定了能否長期從事這項工作。而對于一些年紀較輕的大學生養老護理員來說,成績突出者多轉行做行政管理、文職類工作,長期穩定從事養老護理員工作的人比較少。

“養老護理人員短缺是養老機構面臨的普遍問題。”王菲說,“多數養老機構面臨‘技工荒’,招工難、留人難,招的人多數都達不到標準,人才短板是業界共識。”

不僅是數量上的緊缺,能力上的短板近年來同樣突出。

樂成養老在10多年運營中發現,護理員面對的老人逐漸呈現“四高”趨勢:學歷較高、精神和心理護理需求較高、老人本人和子女對護理質量要求較高、因為失智失能等慢性疾病而生活照料和康復護理的難度較高。

而護理員隊伍卻呈現“四低”現象:學歷文化較低、專業水平較低、薪酬福利較低、社會評價較低。

這“四高”“四低”并行,讓養老護理員這一職業的市場供需矛盾尤為凸顯,也對養老護理員的專業提升提出了更迫切的要求。

需求和調整的緊迫性為許多方面所感知。“不干不知道,進來了才知道要學得特別好才行。”石靜說,許多參加培訓的在職學員這樣感慨。更多相關從業者和家屬也開始明白,養老護理需要專業技能,絕不是印象中伺候老人那么簡單。

前景

細節、態度和保障缺一不可

那么,新的標準頒布之后,未來圖景將怎樣展開?

職業培訓和專業教育被提上了更重要的位置。

“確保到2022年底前培養培訓1萬名養老院院長、200萬名養老護理員、10萬名專兼職老年社會工作者,切實提升養老服務持續發展能力。”有關部門對養老服務人才培訓提升提出了這樣的要求。

實踐中,針對養老護理的職業培訓也正在升溫。石靜介紹,2018年,北京市養老服務職業技能培訓學校對9000多人開展了培訓,其中6000多人是居家照護者;2000多人是來自養老機構的在崗職工;還有一些是從業之前零基礎來學習的;更有一些“70后”“80后”,他們有著高學歷和穩定的職業,純粹是為了更好地了解、照顧自己的父母而學。這種現象,他們今年是第一次欣喜地發現。

而2017年,學校培訓的人數還僅有1008人。“養老護理專業培訓開始有聲音,有熱度了。”石靜說,當前老齡化趨勢發展,市場對養老護理人員需求有缺口,這毋庸置疑。更重要的是,很多人開始為了父母、家人主動了解和學習養老知識技能。“我們這一代的青年人和中年人,正在用更科學的眼光去認識衰老,更理性地理解養老護理的需求,推動著社會認識水平一點點向前。”

鼓勵開設老年服務與管理、健康服務與管理、家政服務、護理等養老服務相關專業,培養更多養老護理專業人才和實用人才——對于職業院校,專業化人才培養也正在進展中。

2015年,北京市勁松職業高中開設老年服務與管理相關專業,已連續招生5年。“社會和市場都對我們培養專業人才有很大的期待,專業畢業生就業也非常好,每屆校園招聘會,學生基本都被‘一搶而空’。”北京市勁松職業高中副校長、雙龍校區主管張晶京說。不過,如何進一步擴大生源,仍然是擺在學校面前的難題。

實際上,《標準》中不少舉措也意在提升養老護理員的職業吸引力。包括拓寬養老護理員職業發展空間,如打通職業晉升通道、新增“一級/高級技師”等級;縮短職業技能等級晉升時間,從業年限要求更低等。

在艾今看來,養老護理行業能不能留住人,一是看發展前景,二是看能不能持續地學習新的東西?!侗曜肌芬庠詿俳搗⒄?,釋放了不少積極信號。

 

熱點新聞

打游戏赚钱怎么入手 买了壳公司怎么赚钱 在快手上直播卖衣服赚不赚钱吗 去以色列赚钱 捕鱼之全民捕鱼 今年种植什么农作物最赚钱 山东十一运夺金360 开元棋牌是机器人在控制吗 金沙棋牌游戏大厅 快乐十分规则 云南时时购买平台 山东十一选五500期 dnf合成神器赚钱么装备 京东和淘宝赚钱 类似蓝洞棋牌的游戏 特百惠靠什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