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東麗

十三頃村

    發布時間:2019-11-18        

 村情簡介:十三頃村,“文革”時曾更名向陽村。有269戶,735人,耕地637畝。東至務本三村,西至小東莊村,南至軍糧城發電廠,北至京山鐵路。

村名的由來

清朝光緒年間,十三頃所在的地區還是大片的荒地,方圓幾十里沒有人煙。后來,漸漸有外鄉的農民來到此地,開墾出小片土地種些玉米、高粱,但因為實在荒蕪,生活不便,這些人也只是在種植莊稼時到此處搭個臨時窩棚居住,秋后收完糧食又返回自己的家鄉,并不在此常住。

民國時期,大軍閥曹錕見此地資源豐富,且靠近自己老家,將之前人們在這里開墾的土地全部買下來,同時又劃入一些荒地,作為自家的產業,招佃戶耕種。

曹錕雇用了一個辛姓管家替他管理這塊土地,辛管家為人和善,精明能干,收租十分公正,很快招來許多外地農民來此耕種。沒過幾年,原本荊棘叢生的荒野逐漸被開墾成沃野良田,這些田畝總共有十三頃左右。

由于這塊地的主人是大名鼎鼎的曹大帥,所以這些佃戶在被別人問及給誰種地時,總會自豪地說:“我們是在曹大帥的十三頃地里耕種!”就這樣,這個地方的名氣越來越大,這些佃戶們在這里蓋起房屋,聚集而居,慢慢形成一個小村落,大家為了互相交流方便,把這個地方稱為十三頃。

注:1996年版《東麗區志》載,十三頃村為清朝末年建村。

講述人:黃凌棟,88歲

黃志貴,66歲                                                                                                           

整理人:陳         金

螞  蚱  廟

大概70多年前,在十三頃村西南方向約四五里地的地方,有一座小廟,里面供奉的既不是土地爺,也不是其他什么神靈,而是專吃莊稼的螞蚱。這種理應被農民們深惡痛絕的害蟲怎么反而被供奉起來了呢?

當時十三頃沒有其他產業,村民們主要靠租佃地主家的土地為生,種些水稻、玉米、高粱之類的作物,辛辛苦苦勞作一年,除去上交的地租,留在手里的糧食卻沒有多少,僅能勉強維持生存,日子過得十分緊張。但即使是這種極低的糧食產量,還得在風調雨順的年份下才能實現,一旦氣候出現異常,往往會造成糧食大量減產甚至絕收,和這些水旱災害相比,更令人們膽戰心驚的是蝗災。

村民們把蝗蟲叫作螞蚱,這種農業害蟲單個看起來并不起眼,但要是成百上千地一起襲來,便會變成一場巨大的災難。那個時期村民們靠天吃飯,企盼著風調雨順多打些莊稼,可事實卻是水旱災害經年不斷,交替發生,鬧得村民們苦不堪言。

一年秋天,十三頃地區已經有好幾個月滴雨未下,持續這么長時間的干旱讓地里的莊稼奄奄一息,一些有經驗的村民更是憂心忡忡,久旱之后必有蝗災啊。果然沒過多久,村民們最為擔心的事發生了。難以計數的蝗蟲鋪天蓋地地撲向十三頃,一時間,田地上空像被烏云籠罩住一樣,飛起的蝗蟲直打人臉,撲扇翅膀的嗡嗡聲震耳欲聾。它們落在玉米地里,用不了幾分鐘就將莊稼葉子吃光,只剩下一根光禿禿的桿子。

村民們眼看著一年來辛苦耕耘的莊稼就要被這些可惡的蝗蟲禍害,心里都是又急又氣,紛紛拿上工具,全家老小齊上陣,要從蝗蟲嘴里把口糧奪下來。村民們在地里挖些一米見方的土坑,用掃帚將周圍地上的蝗蟲掃進去,很快土坑里就堆滿了一層層的蝗蟲,然后再用土把坑埋上。

就治理蝗災而言,最需要政府組織大量人力物力去徹底消滅蝗蟲——不但有成蟲,還有大量的蟲卵,但不論是日本侵略軍還是偽政府,對于蝗災治理都是漠不關心,單單依靠村民的力量根本無濟于事,越來越多的莊稼地在被蝗蟲掃蕩后成了寸草不留的荒地。

當時村民們的文化水平有限,見蝗災這么嚴重,便聚在一起商量,是不是自己哪些地方得罪了神靈,以至于受到上天的懲罰。大家七嘴八舌地議論著,其中一個人說:“我聽別人說啊,這些螞蚱都是由螞蚱神控制著,螞蚱神讓它的子孫們去吃哪村的莊稼,哪村的莊稼就會遭殃。”旁邊一個村民附和道:“我也聽過這種說法,咱們村這樣打螞蚱肯定是把螞蚱神給惹惱了,這才一直留在我們村不走的。”其他幾個村民也都同意這種看法,認為靠自身是趕不走這些螞蚱的,只有請螞蚱神高抬貴手,十三頃才能躲過一劫。

最終,大家想出一個辦法,由村里幾個較富裕的大戶集資修一座螞蚱廟,以此表明村民們向螞蚱神悔罪的誠意。

螞蚱廟修在村子西南方的一片空地里,只有一間小房子,空間不大,里面的供桌上擺放著寫有螞蚱神的神位。螞蚱廟建好后,村民們都趕來向螞蚱神磕頭,祈求螞蚱神的保佑,讓它的子孫們趕快離開十三頃。

可結果卻讓村民們很失望,螞蚱們最終還是將村里的莊稼吃光了。因此,村民們很少再來祭拜這所謂的螞蚱神了,螞蚱廟漸漸地荒廢,土地改革時被拆除。

講述人:黃凌棟,88歲

整理人:胡民東

前進路上的帶頭人——黃凌棟

在十三頃村的百年發展歷程中,有位老人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這位老人就是村民口中的老書記——黃凌棟。

黃凌棟(1929年生)曾做過村中的黨支部書記,雖然已經退休二十多年,但村民們仍然習慣地稱呼他為老書記?;屏瓚俺鏨諞桓銎犢噯思?,他的父親年輕時因不堪忍受饑寒交迫的日子,從山東老家來到天津,靠為地主富戶種地打工為生,最終選擇在十三頃定居下來。直到現在,黃凌棟還總是對別人說,自己算起來還是半個山東人呢。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黨領導廣大農民進行土地改革,十三頃村也在上級的組織領導下展開了轟轟烈烈的分田運動。無論是日占還是蔣占時期,農民一直都是處于被壓迫被剝削的地位,現在一躍成了國家的主人,第一次將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這可是自古以來從未發生過的事。這種可喜的變化讓年輕的黃凌棟興奮不已,他曾經在叔叔的資助下讀過一年的私塾,是當時村莊里難得的文化人,所以經常主動地幫土改工作隊忙前忙后,測地畝、寫標牌,忙得不亦樂乎。

上級見黃凌棟思想進步,又有一定的工作能力,任命他為村里的民兵副隊長?;屏瓚吧聿目?,體格健壯,對這項工作得心應手。他協助隊長,緊抓民兵隊伍的訓練,大家為了不耽誤農事,都是利用空閑時間來訓練,經常是才放下鋤頭,隨即抓起鋼槍到操練場上練習拼刺。沒用多久,十三頃民兵大隊成為遠近聞名的模范民兵隊伍。

1953年,區里要在十三頃村召集附近幾個村子的負責同志開會,商討如何執行國家政策,對糧食進行統一收購。為了防止敵特偷聽會議內容,提前泄漏消息,造成村民恐慌,組織安排黃凌棟帶領民兵在會場附近站崗巡邏。

開會的那天,黃凌棟早早地趕到現場,在會場四周均布置了民兵崗哨,自己在開會期間不間斷地來回巡邏,防止一切陌生人接近會場?;嵋橐恢笨繳鉅共漚崾?,黃凌棟安排民兵輪流在崗哨上執勤,自己卻連續干了一整天。任務結束后,有隊員問黃凌棟怎么不覺得累,黃凌棟嘿嘿一笑:“只要把上級交給咱的任務順利完成了,咱這身體這么壯實,一點都不累!”黃凌棟帶領民兵隊保障了會議的順利進行,使糧食統購統銷的國家政策得以按時實行,再加上他平日里一貫工作積極,踏實肯干,在第二年,黨組織決定批準黃凌棟加入中國共產黨。

1956年,十三頃村與附近的小東莊、東大橋、中營三個村子,聯合成立“富強之路高級農業合作社”,由于黃凌棟曾帶領村民們第一個成立互助組和初級社,且在生產中取得不俗的成績,所以社員一致推選由他擔任四村聯合成立高級社的社長。

在合作社成立大會上,黃凌棟深感肩上擔子的分量,他動情地說:“謝謝大家對我的信任,我也不會說啥,但一定盡我所能帶領大家共同致富,過上好日子。”就這樣,黃凌棟在村民的期許中走上新的工作崗位,他把大家的信任當作鞭策自己勤奮工作的動力,沒日沒夜地撲在工作上。

在上任之初,黃凌棟便走遍了所有社員的家,詢問他們對合作社之后工作的建議,還下到田間地頭,了解社里耕地的真實情況。沒過多長時間,黃凌棟就發現了問題所在:土地改革后,村民們分得了土地,生產積極性都大大提高,于是剛開始糧食產量有很大的提高,但大家的種植方法卻很不科學,只是依靠傳統的經驗在進行勞作,所以逐漸出現糧食產量停滯的現象。于是,他一邊把社員組織起來,統一進行勞動生產,一邊思索如何對傳統的水稻種植方法進行改良。

經過不斷地摸索和實驗,黃凌棟按照毛主席提出的八字秘訣“水、肥、土、種、密、保、工、管”方法實施,在其他地方普遍水稻畝產量為二三百斤時,合作社當年畝產量達到了四百多斤??醋攀杖牘炔殖戀櫚櫚牧甘?,社員們都興奮地稱這八字秘訣為種植水稻的“八字憲法”。“富強之路高級農業合作社”成立第一年就取得如此驕人的成績,一些原本在合作社成立時持觀望態度的村民也改變了態度,紛紛要求加入合作社,合作社成為區里的先進生產典型。

同一年,黃凌棟獲得“河北?。ㄌ旖蚴械筆筆艉穎筆」芟劍┡┮瞪冉投7?rdquo;的榮譽稱號,還獲得天津市、區的多次表彰。面對這些榮譽,黃凌棟把它們看成是全體社員共同努力的結果,每當有人問及此事,他總是說:“要是只有我一個光桿司令,沒有大家的勤奮勞動,怎么可能取得這樣的好收成!這些榮譽不僅是我個人的,也是我們整個高級社的!”黃凌棟在擔任合作社社長的幾年里,合作社的糧食產量如芝麻開花般節節高,十三頃村也擺脫了貧困,成為遠近聞名的產糧大村。

20世紀60年代,十三頃成立大隊后,黃凌棟當選為大隊書記,成為全村的領頭人。1965年,黃凌棟作為本區的代表出席了全國農業先進生產者和先進生產單位會議,受到周恩來總理、李先念副總理的親切接見。“文化大革命”期間,黃凌棟受到沖擊和錯誤的批判,被免去了所有職務。改革開放后,黃凌棟被恢復名譽和工作,繼續帶領村子發展前進,直至退休。

講述人:黃凌棟,88歲                                                                                                                                                     

整理人:胡民東

痛定思痛,涅槃重生

20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熱潮席卷神州大地,十三頃村也不甘落后,通過集資相繼辦起水表廠、鑄鋼廠、礦石粉碎廠等集體企業。企業的員工由本村村民擔任,大家齊心協力,每個企業都辦得紅紅火火,村里的集體資產積累得越來越多,村民的腰包也漸漸鼓了起來。

到90年代后期,隨著中國改革進程的逐漸深入,市場經濟發展得越來越充分,但此時的十三頃卻遇到了發展瓶頸。原來,村里的集體企業一直都是依靠村民自我管理,雖然生產成本降低了,但是由于村民們文化水平有限,產品不能及時更新換代,造成大量積壓,企業出現虧損。在市場經濟的激烈競爭中,十三頃村漸漸落后。

面對這種嚴峻的局面,村民們紛紛建言獻策,村領導集體也召開多次會議,商討對策。村集體見東南沿海地區依靠私營經濟發展迅速,充滿活力,考慮借鑒這些經驗,對村里的集體企業進行改制,整體承包給私人經營。起初有些村民對這個決定并不認同,他們不放心將自己辛辛苦苦經營多年的廠子交給別人管理,村領導便一戶戶耐心地勸說解釋。經過不懈的努力,全村最終達成共識。

在東麗區政府的見證下,經過公證處的公正,十三頃村將鑄鋼廠、水表廠等集體企業進行公開競標,整體改制成私有企業。改制后,這些企業不僅迅速清償了所欠款項,還更新了生產設備,緊跟市場需求,生產的產品行銷附近省市。到了年終,企業向村中繳納大量紅利,遠遠超過村中其他收入,村集體的決定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之后,村里又整理出大塊土地建起標準廠房,租賃給外來的生意人。十三頃村涅槃重生,步入了發展的新階段。

講述人:黃凌棟,88歲                                                                                                                                                                   

黃志貴,66歲                                                                                                                

整理人:胡民東

熱點新聞

湖北11选5 小孩跟赚钱哪个重要 AG甜一甜屋app 百易街机金蟾捕鱼礼包 幸运赛车计划 赚钱游戏梦幻地下城 市场门口卖方便袋赚钱吗 介绍借贷中间赚钱 大乐透开奖日期 天津快乐10分下载 西安轰趴别墅赚钱吗 田亮赚钱收入利润 3d版大鱼吃小鱼下载 去年代理零元的赚钱好生意 辉煌棋牌最新网站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网易